白小鹿

杂食性智障

贡献tag,虽然我没有太太们画的那么好

不打算说凹凸d5怎么怎么样,毕竟圈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

我比较生气的不是乱占tag而是说咱们圈子凉。我也知道某些人看不惯APH厨天天忆往昔峥嵘岁月的样子。但是你圈有霸榜各国cp榜吗?你圈又火了几年呢?请不要看着现在APH是养老圈就欺负咱们

我想好好养老放过我吧

丢个置顶

大噶好这里细白小鹿

混的圈很多很杂但是这个号是APH专属养老号

专业鸽手,产的cp很杂,慎fo

【APH东欧百合】田螺姑娘

*填一下自己的蜜汁脑洞,放飞自我
*人类托里斯x金丝雀大波波,会有一些蜜汁设定
*蜜汁不正经文风,幼儿园文笔


托里斯下班回到家,发现自己的餐桌上摆满了饭菜。
身为一个五好青年,认真工作准时起床每天锻炼从不勾搭美女,为什么会有人帮自己做饭?

怀疑人生.jpg
托里斯瘫在沙发里,思考人生。

自己是一名不算很大的公司的员工,因为惹恼了自己那个壮得和熊一样的经理,被流放到这个偏僻的小镇,美其名曰到基层考察。
托里斯想到这个就头疼。

还有就是他最近去打猎了。
虽说是打猎,其实就是到附近的森林到处逛逛。还捉了只兔子回家炖了吃。
还有就是遇到了一只奇怪的鸟。

那是一只金丝雀,小小一只的,像一团金色的绒球。看见托里斯向它走过去,一动不动的,还是直愣愣地看着他。
你倒是躲一下啊!
身为猎人的托里斯都替他抓狂。
好像有哪里不对。
反正你又不跑那就拿回家一起炖了吃算了。托里斯这么想着,把小金丝雀揪进了大袋子里,悠闲地走回了家。

气喘吁吁的回到家,打开袋子往里面看,东西是一样没少,兔子野菜金丝雀。但是为什么这只鸟还活蹦乱跳的?
蒙在袋子里你不会觉得闷吗?还活着为什么不啄袋子?
托里斯感觉自己遇到金丝雀精了。
心好累啊还是放他走吧……

……
难不成是这只鸟回来报恩了?像最近自己看的那个叫什么田螺姑娘的东方传说?
那托里斯的人妻属性就毫无用处了。
托里斯感到有点悲伤,但还是蛮开心的。毕竟自己可以偷偷懒了。

他走到餐桌边,尝了一口饭菜,虽然不如自己做的那么好吃,但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。
托里斯满意的想着。

第二天不仅做了饭菜,还顺便拖了地。
第三天还多了饭后甜点。托里斯心满意足的期待着下一天。
但是……
第四天饭不仅没做,而且餐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曲奇饼和奶酪,并且桌边放着一张字写得歪歪扭扭的条子。

“一起来开点心party吧!”

exm???

第五天自己家的一面墙被刷成了特别少女的粉色,上面还用白色油漆画了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。
托里斯感觉自己胃疼。
哪里来的这么不靠谱的田螺姑娘啊!!!

第六天时,托里斯到了家门口,竟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进门。
家里好好的,和昨天没有两样。
托里斯松了口气,走进自己的卧室里,眼前的一幕吓得他公文包都掉了。

在他床上躺着一位少女,金色柔顺的短发,蜷缩着安详的睡着了。身后的翅膀随意地打开着,羽毛随着风轻轻的摇动着。

不,准确来说是男孩子。
虽然穿着白色的短裙,容貌也很可爱。但是裙子被风掀起了一边,露出了粉色的胖次和具有男性特征的东西。

今天的风儿好喧嚣啊。

敢情这还是个女装癖的田螺“姑娘”?
白人问号.jpg

托里斯顿时感觉心好累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原来这个脑洞要写这么长吗……我还想一篇完结咧。
感觉遇到一个要人照顾而不是照顾别人的田螺姑娘会很好玩x心疼人妻

【APH耀菊】一个很污的老梗

*感觉没够字数那么再加个段子
*喂食梗【冰棒老梗】

“唔……哈……”

耀的喉结上下滚动着,如白色的液体从嘴角溢出,流过潮红的脸颊,留下转瞬即逝的暧昧痕迹。

他的舌尖在顶部转动着,乳白色浊液随着舌面流下舌根。

“耀君,请好好吃东西,”菊一把把他的牛奶冰棍从耀的嘴里扯出来,“而且你再吃的话我就没了。”

【APH朝耀】午后小调情x

*搞事墙的单子
*幼儿园文笔,严重ooc
*喂食梗【其实只是乱塞pocky】
*不喜勿喷


    亚瑟抿了一口红茶,手习惯性的伸向王耀前面的点心盘,却被他狠狠的拍了一下。
   
    “再吃下去的话我就不用吃了。”被抢了食物的王耀显得有些不高兴。
    “那你也没有必要打我吧,”亚瑟委屈的揉揉被拍得泛红的手背,“还有其他茶点吗?”
    王耀变魔术似的拿出一盒东西,“还要pocky,要吃吗?”

    “那你喂我吧。”亚瑟耍流氓一样的看着他,一手托着腮。
    王耀有些无奈地望着自己的得寸进尺的恋人,此时只想给他一个白眼,他打开包装袋,自己嘀咕着,“问别人要东西吃还这么多要求……”

    他用自己细长的手指挑出一根pocky,送进亚瑟微微张开的嘴里。一个在专心的喂食,另一个在专心的享受,岁月静好的样子。
    亚瑟有一下没一下的嚼着,巧克力屑掉落在他的嘴角边,王耀下意识的凑进,伸出舌尖舔舐掉那些巧克力。突然他好像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,脸微微一红。
    亚瑟看着自己的恋人害羞的样子,不由得轻笑。

    一根吃完,亚瑟提出了另一个要求。
    “用嘴喂我。”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 面对这有些霸道还有些幼稚的话,王耀此时的心情就如同上面的省略号。
   
    他拿起一根pocky叼着一边,直接跨坐在亚瑟的大腿上,身体靠向他,双臂环绕在亚瑟的脖子上,把pocky递向他,他们此时的距离,只有一根pocky。
    亚瑟给这暧昧的动作愣了一下,随即含住了另一端。
两人轻轻的嚼着,缓慢的靠近,谁也不肯加快速度,仿佛在享受似的。世界安静极了,只剩下咀嚼声与对方渐渐靠近的心跳声。
    王耀看着亚瑟祖母绿的眸与低垂的眼帘,心里默默赞叹着,不禁陶醉了进去。

    突然,pocky断了,短短的一截从两人嘴角滑下
    王耀有点想笑,拿起一根递到亚瑟嘴边。
    还没吃到一半,剩下的又跌落在地上。
    第三根也断了。
    第四根还是没吃完。

    亚瑟有些生气的望着他,“你就不能好好吃吗?”
    王耀憋着笑,捧着亚瑟的脸说,“想要我亲你就直说好了嘛。”话音刚落,唇上一片温热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垃圾作者写出的乱七八糟的东西x
觉得pocky是个好东西x一边写一边吃
是巧克力味的哦